当前位置:41668澳门金沙 > 41668 > 需要音乐,启功先生问我写几个什么字

需要音乐,启功先生问我写几个什么字

文章作者:41668 上传时间:2019-11-14

  十三月的肖邦:梦想这东西,有时显得很奢侈,却是最美最纯真。如果梦想还在,一定要经常拿出来晒一晒,清一清上面的灰尘。“为爱发声”勾起了我大学生活的回忆,结识了更多志趣相投的伙伴,也为能帮助到师弟师妹们而欣慰。当音乐响起那一刻,发现We are young!

3.真情源自真爱

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你也许听过原唱潘越云版本,你也许也听过那个吸毒男歌手版本。但是你有没有听过赵老大版本?如果没有,请马上去听。

这首歌,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滚石唱片推出的同名专辑主打歌,由台湾金牌制作人小虫制作。

有很多歌手翻唱其他歌手的歌曲,总会拿来相比较。鲜有翻唱的好评胜过原唱。但是赵老大的声音就有他特属的魔力,那是历经沧桑和人世后发出的能敲打人心,触碰柔软的声音。

我看过的最感动的现场视频是2013年湖南凤凰边城音乐节,老大在冒着大雨的现场,弹着吉他唱起这首《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他的身后,给他的撑伞的,是他的弟弟赵牧阳,很多人不知道,赵牧阳也是中国摇滚乐不能忘记的人。他们俩在大雨的凤凰古城里站着,唱着。我似乎看到了民谣音乐最值得尊敬,最美好的画面。

台下的观众,哭了。看视频的我,也哭了。

  阿琐:华工需要这么一个能聚集玩音乐的人的独立空间。

李双江激情演唱《打个胜仗笑哈哈》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火伯伯:对于理工科学生或从事技术性工作的人们来说,听歌唱歌也许是用来放松自己的最平凡的事情,“为爱发声”使得这样平凡的事情变得有意义起来,在校友创办的22bookshop这样一个文艺温馨的书吧,加上专业的混音台,过来听听歌,一本书一杯酒,不知不觉就为华工教育基金会做出了贡献,善虽小、荣为之!在这里歌唱就是沟通,音乐就是语言,愿更多喜爱音乐的校友“为爱发声”!

3.“大歌小唱”与“小歌大唱”

他和他的音乐,是纯粹的。他歌唱的是8090年代,那个热血澎湃,肆意激昂的回不去的青春岁月。他和他的音乐,是孤独的。一副被烟酒充斥的嗓子,歌唱着这个时代的沧桑感,繁华落尽,这么多年他依然孑然一身。他和他的音乐,是倔强的。他倔强的停留在那个年代,那个改革开放,百废俱兴,那个穿喇叭裤,跳霹雳舞,没有妓女,没有毒品的年代。

图片 1众师生、校友同台,为爱发声

图片 2

图片 3

  肉肉娟:在木棉盛开的华南校园,在清新文艺的安静书店,有一场音乐盛宴在上演,有一群歌者在歌唱,我们能做的,就是带上耳朵,倾听他们的音乐故事,为爱发声,为音乐喝彩!

声乐教学应讲辩证法,在处理作品时应遵循“大歌小唱”、“小歌大唱”的原则。“大歌”必“大唱”,为什么要“小唱”呢?我所讲的“大歌小唱”,是说唱那种大气磅礴的歌曲,不应面面俱到,在某些细节上大做文章,应抓住歌曲的灵魂,把握一条主线,诉诸一个对象,集中一种情感。例如,《北京颂歌》《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延安颂》等歌曲的演唱就必须遵循“大歌小唱”原则。演唱这类歌曲就需要一种大爱,一种激情,一种气势,一种境界。这种爱就是对祖国之爱,对党、人民和军队的爱;这种激情和气势就如同黄河、长江,滚滚而来,奔腾向前;这种境界就是崇高—— 一种具有超越性的审美体验。这就意味着,演唱这类歌曲不能拘泥一些小感觉、小技巧、小创意,所谓“小人小马小刀枪”。我唱这类歌曲时,情感就往往集中在这一点上,那就是一个“爱”字,而不是宽泛的、零散的。因此,抓住了“点”的“小唱”,就能唱出大气势。我演唱《船工号子》时也是如此,集中表现船工的精神和气质,而将语言和技巧“忘”掉了。当然,这不是说不要语言和技巧,而是将其潜移默化地融会在一种激情之中。这就是“大歌小唱”。其实,这种意义上的“小”,也就是“大”,有一点儿“大智若愚”的味道,也只有在这种“小”中才能做“大”。这也许就是辩证法。所谓“小歌大唱”,就是将简短的歌曲诠释得淋漓尽致,使之有人、有情、有诗、有画。我在处理《槐花几时开》时就遵循了“小歌大唱”的原则。一首小歌,必须大唱,应把其中的情景、人物、戏剧、矛盾表达出来。所谓“小歌大唱”,旨在体现一种以小见大的创作意图,如同写文章,“小题大做”,这也就是“小即美”的审美意识。

鸡也跳着,狗也闹着。鸡飞狗跳,妻儿胡闹。 ——《白庙》

这是《活在1988》里老大唯一的一首原创歌曲。

有人说:“其实有些人的艺术天分带给他的不是平安喜乐,而是永生的孤独和痛苦。而悲剧的是,越痛苦越诗意,越诗意越美丽,而这美丽背后需要付出的代价更让人唏嘘,一声叹息。”

而这首《白庙》,给了这句话最恰当的比喻。老大说:“我一生热爱漂亮女人,痴情于不敢面对、不敢亵渎的漂亮女人,然而我自己却从没漂亮过,从没漂亮过一次。

我也知道了,在我所追求的自由中,我没有自由过一次。”

只望老大余生安稳,来生做一个自由的人。

  徐导:书店不大,热情十足,环境充满了音符。观看与演唱者都很投入,爱音乐,爱华工。

图片 4

曾经在幽幽暗暗反反复复中追问,才知道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才是真。 ——《再回首》

有人说:赵老大的声音,是这个世界,一个唯一能把油腻腻的鸡汤,整成苦口利病的中药的声音。

这首《再回首》,同样是歌手姜育恒在1989年发行《多年以后 再回首》专辑里的主打歌,并在1990年登上了央视春晚。

《活在1988》为现场录音的专辑,即兴性很强。在歌曲中会听到有人跟着合唱的,也会听到起哄吹口哨的。反之也会听到作为听众的素质。

当音乐人在现场唱起他的作品,不附和,不起哄,这叫尊重。

你看台上的老大,在唱孤独,在唱回忆。真正能有多少人懂?

  苏打:工科生的生活里貌似总是充斥着实验数据,文献论文,有多久没有像这样在一个文艺十足的书店里,和一群陌生却志同道合的朋友,合着音乐的节拍,沉浸在馥雅的书香中,忘却嘈杂、无奈,用至真至纯的心唱响一曲音乐公益的欢乐之歌。

图片 5

他一生只出过一张专辑《活在1988》,十二首歌,录音版本。这也是我迄今为止听过的最好的民谣专辑,没有之一。

  据悉,该活动自去年11月举办以来,备受校友和在校学生的关注。校友会借助此音乐活动,号召大家为“一分捐赠、一份关怀”爱心基金项目募捐,帮扶华南理工在校学生应对突发疾病或遭遇的灾难,用好声音和爱传递满满的正能量。目前该活动共募得爱心捐赠款近千元。

4.《红星照我去战斗》

如今那树林的枫叶红了,如今那山上的菊花开了。 ——《枫叶红了》

关于这首《枫叶红了》,有很多版本,有人说是兰州大学的校园歌曲,有人说原唱是费玉清,还有人说原唱是李杰。

听过综上所有版本,还是只有老大的演唱最适合这首歌。

流浪异乡的游子都会有一种故乡情节,不管离开多久,离开多远,心中永远剪不断的是故乡。它可能是一抷黄土,一颗枫树,一句牵挂。

年轻的时候闯荡四方,为了音乐,为了梦想。但当一切散去,唯有故乡的山水在心中回响。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故乡也是,音乐也是。

  土豆三人韦:一个晚上,把我的多少梦想都实现了,十几首歌,说出了我多少的心里话,每一个听众就像知己一样,每个眼神,每个笑容,每次掌声,都铭记于心!为爱发声,为梦永恒!

李双江在老山前线猫耳洞前为战士演唱

赵已然,圈内圈外尊称为“赵老大”,鼓手,吉他手,音乐家。

  君毛在显微镜下看不到:有别于平时的音乐会,一家咖啡屋把大家的距离都拉近了。一个晚上,我们听到了一个饶舌歌者的才华释放,随着节奏唱生活,唱自己,最惊喜的还是,他还是一个博士生。

1965年夏,李双江为西藏阿里支队送给养时产生灵感,创编了广为传唱的《拉着骆驼送军粮》

我回头看你忧伤的脸,你紧紧握着我的手。 ——《有个女孩叫失意》

这首歌是90年代在琼瑶电视剧《一帘幽梦》里的插曲,由琼瑶作词,刘家昌编曲,许茹芸演唱。

老大唱这首歌的时候,应该是在他状态比较好的时候。演唱间隙他还和现场观众互动,可以看出老大的一颗童心。而相较于许茹芸的许式情歌的婉约,老大在这首歌副歌情感的迸发,能把听者带入进去,引起共鸣。而这种共鸣,是任何技巧都比不了的。

每个人男孩心中都会有一个女孩,她的白色衬衣,印花裙子,马尾辫子,是你青春里最美好的回忆。

你以为歌者是在唱他自己,其实他是在唱我们每个人。

  莫忘初衷:又一次刷新了我对华工人的认识,理工男结识音乐有了非一般的彭博士,如同刘二囍结识书店,有了喧嚣中一抹阳光的22bookshop,都是别样洞天的风景,都是华工的人文。音乐如同文字、语言一样是每个人对话自己与他人的方式,它不是文艺青年或其他任何一个群体专有的。期待更多精彩活动来引领华工人在认识世界的同时认识自己……

1.通过舞台解决“会唱”问题

这个时代,需要艺术。这个时代,需要音乐。这个时代,需要民谣。

  4月1日晚,由华南理工大学校友会主办的“为爱发声”音乐现场第2期活动火热呈现,近20首说唱曲目在主唱嘉宾彭伟的精彩演绎下High爆全场。50余位校友及在校学生共享本次音乐盛宴,为梦想、为公益相聚在一起。  夜幕降临,彭伟以一首耳熟能详的《忍者》激情开场。接下来的时间,不仅有经典曲目《BB88》、《My Way》,更有自己的原创歌曲《关于小熊》的精彩演绎。特别版的《新年快乐》,展示出了理工男不一样的精彩,让现场听众禁不住跟上节拍一起跟音乐摇摆。嘉宾吕桦老师温情献唱《边关有我》,用歌声鼓励年轻人一代华工人坚持梦想。一时间,众人以歌会友、为爱发声,让在场的听众大饱耳福。

李双江在前线慰问演出的行军途中

西北民谣,是中国民谣版图上最闪亮的明星,它不比校园民谣的清新,都市民谣的小资,有的是黄土地,高粱酒,信天游浸淫过的沧桑,醇厚,质朴。而赵已然们,无疑是西北民谣中最浓烈的底色。

  Tina:在舒适的环境中,听着Dr.彭帅气的Rap,暖暖的柔光倾泄下来,由理性回归感性,为爱发声,能够结识到这么多爱音乐有梦想的华工人也是棒棒哒~也为能有这么多志同道合的人聚集在这个活动中而被小小地感动了一下。我们只是在同一个空间,同一段时间,为了同一个声音而迷醉,为了同一颗热爱音乐的心而聚集到一起,没有一点点防备,我们就是这么文艺范儿!

演唱心得

跟着感觉走,紧抓住梦的手。 ——《跟着感觉走》

关于这首歌,老大是这么说的:“还挺纳闷的,苏芮那么好的歌手怎么唱了这么一首烂歌。但事隔多年后,我想起这首歌,跟当初的感觉不一样了,我在心里默念了一遍歌词,然后就笑了。我觉得这首歌太好了,多单纯多积极啊”。

这首同样是在八十年代末苏芮发行的一首经典的港台流行歌曲,被老大的吉他和唱腔演绎得具有强烈的布鲁斯风格和西北民谣风格。

当一首歌曲,能完全脱离原唱,脱离固有的枷锁。开阔出一种属于自己的风格类型,这种尝试,无疑是成功的。

当一首歌曲,是在歌唱自己,歌唱梦想,歌唱生命,歌唱美好的生活追求。这种尝试,是值得尊敬的。

你看,这首《跟着感觉走》不就是?

为爱发声,TA们有话说

上世纪60年代初,李双江在新疆牧区为兵团战友和当地少数民族兄弟姐妹唱歌

有你伴在我左右,我就逍遥自在 ——《我就逍遥自在》

这。是我最喜欢的老大的歌。

台下觥筹交错,笑意微醺。

台上洒脱自在,琴弦轻拨。

歌者娓娓道来,歌曲里的旋律节拍,歌曲里的生活姿态,歌曲里的逍遥自在。

听者静静倾听,反照旋律节拍,反照生活姿态,反照逍遥自在。

每个人活在这繁冗的尘世上,经历,成长,成熟,世故,豁达。都是碎片的组成,但正是这些碎片全整拼凑了每个人的生命。人生在世,不过短短数年。别忘了逍遥自在。

我爱生命,我爱音乐,我爱土地,我爱民谣。

能多出像赵已然们一样优秀的民谣音乐人,是我最真挚的希冀。

  Elaine曹:梦想是要有的,万一要是实现了呢?毕了业还能重温青葱时光,做激动之事,想必也是极好的!

在国家大剧院举办的“李双江战友·师生音乐会”上,李双江与战友和他的男高音弟子们合唱《船工号子》

图片 6

本文由41668澳门金沙发布于41668,转载请注明出处:需要音乐,启功先生问我写几个什么字

关键词: